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产业聚焦

她虽然识字不多,却能背出《湖北巴东药用植物志》的药材名称。她将濒临灭绝的宽叶缬草种植成功,培育的神农香菊种苗遍布神农架和巴东等地。

“巴东药母”张金菊

时间:2019-06-27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6版 作者:吴诗成 谭晴 刘波

 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绿葱坡镇,一位82岁高龄的老人,不仅能识别300多种野生药材,几十年来还从山上挖回100多种珍贵药材进行抢救性培育,被当地人尊称为“巴东药母”。

  “巴东药母”名叫张金菊。这些年,乡亲们都叫她“药母”,几乎忘记了她的真名。张金菊1937年出生于巴东县清太坪镇柘木水村,1956年认识了大支坪镇尚家村的小伙子刘儒恒,成家立业。

  本可以在家相夫教子的张金菊,响应上级号召,在父亲张世伦的带领下来到绿葱坡镇野花坪农场搞建设。性格豪爽的她,很受总场书记向真荣的赏识,担任了总场团支部代理书记、妇联副主任。

  当年,海拔1800多米的野花坪,山高路远、天寒地冻,生产生活环境十分恶劣。作为一名女性,常年开荒植树,付出了比男人更多的苦力,劳累成疾。37岁那年,张金菊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、慢性肝炎、鼻炎、肠胃炎等大小疾病。

  因为一家老小太多,家里穷没钱治病。大大咧咧的张金菊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自己上山采药,“死马当作活马医”。张金菊的姑父是当地有名的老中医,她便天天“缠”着他带她到深山野林认药采药治病。

  坚强的毅力让张金菊的生命获得了重生。年龄虽然越来越大,身体却越来越好。在与疾病斗争的过程中,张金菊走遍了巴东江南高山的边边角角。坎坷的经历,让一个本来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,不仅治好了自己的病,还认识了巴东缬草、神农香菊、七叶一枝花、血三七等名贵珍稀药材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一位四川来的老中医借宿张金菊家,感谢她的热情款待,留下了够种3分地的黄芪种子。成熟采收后,卖给供销社获得了1000多元的收入。张金菊深深体会到:药材不仅能救她的命,更能让一家人生活得更好。她再次坚定了种植药材的心。

  在与父亲一次不经意的聊天中,张金菊听说神农香菊十分名贵,通过精深加工,其挥发油可以应用到医药、香料工业和日用化工品,经济价值十分明显,但野生资源十分稀少,产量不多,仅神农架有。有感于张金菊摸索神农香菊家种的执着,重庆市中医院骨科教授、中草药植物专家陈渝来到张金菊家,专程向她传授神农香菊种植技术。

  更让许多业内人士意想不到的是,张金菊竟然把濒临灭绝的宽叶缬草种植成功了!被誉为湖北“四大神药”的江边一碗水、七叶一枝花、文王一支笔、头顶一颗珠也被张金菊陆陆续续地找到并保护了!还有黄芪、黄精、党参、天麻等不计其数的野生药材都被她从悬崖峭壁“请回了家”。

  如今,82岁的张金菊精神矍铄,说话声如洪钟。老人说:只要活着一天,就必须精彩无限!张金菊对土家草药的痴迷、创业干事的激情堪比年轻人。她创办的巴东县盛昌宽叶缬草种植专业合作社,亩均纯收入高达8000余元,被原湖北省农业厅评为“全国农业技术推广科技示范户”,被恩施州科协、州科技局评为“科技示范明星户”,被巴东县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评为“十星级文明户”。

  张金菊虽然识字不多,却能背出《湖北巴东药用植物志》的药材名称,培育的宽叶缬草、神农香菊种苗遍布神农架和巴东等地。张金菊与大儿子刘业清带领70余户农户发展“神农香菊”种植500亩,亩产最高可达500千克、创造收入1万余元,最低也可亩产250千克鲜花、创造收入5000元。(吴诗成 谭晴 刘波)

  (M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